新来的

 


一个想法或者脑洞,随便什么都可以。有空的时候会把它写出来。


承太郎和花京院相拥躺在棺材里,明明是加大的棺材了,仍然略挤,不过花京院还是不肯一个人睡自己的棺材(实际上,承太郎也不让他一个人睡)。他成为吸血鬼已经有那么一段时间了,大概是50年左右,或者是70年,记不清,也懒得翻日记。从一开始和承太郎,那个年长许多的吸血鬼,相恋,再到现在同居,花京院一直是主动的那个。这似乎与他的庄重的外表不符,但事实就是这样,不论是用行动和身体示爱还是主动送上自己的脖颈,亦或是在承太郎犹豫要不要将他变为同类时花京院的坚决,都在宣示:我爱你,让我变成你的。

他们也有吵过架,有时候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有时候是关乎人类道德伦理的“大事”(对承太郎来说这些都是小事),在他们曾经吵过最凶的时候,花京院从日本转了几趟飞机轮船之后到了法国。他在气头上的时候甚至想过就此定居法国,但是当他在吸血鬼酒吧借酒消愁,承太郎狼狈地闯进来拥抱他说对不起的时候,他的小情绪就基本烟消云散了。

也有几次吵架吵到花京院冲进棺材铺定做棺材,新棺材还得意搬进了书房。“我要和你分开睡了。”典明得意洋洋地躺在他的棺材里,手上还摆弄着一串樱桃。“行吧,”承太郎脸上露出讥讽的表情,“但是你忘记了一样东西——睡 前 运 ♂ 动 哦 典 明 。”

和爱人一起把棺材做到散架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主意,不过事后处理那些散架的棺材板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随便一说,承太郎把那些木板中的一部分钉成一个小柜子,用来放花京院喜欢的玩具(或者说,道具)。

评论(1)
热度(14)
Top

© XURID | Powered by LOFTER